我有一只喵叫布吉

今天翻去外网看了看网友对糖豆的评论,有的人好恶毒啊。。。看了之后宁愿他继续当个戏剧演员。。。幸亏他从来不看这些东西。。。而且外国人很早就开始比较他和法鲨了emmmmm....我觉得他们一点都不像

希望糖豆今年好好休息,去年和前年好累的。。。。就好好养狗吧

圣诞节到啦,许个愿望,希望糖豆可以好好挑剧本,别搞一切随着感觉走这么文艺的事啦

感想

要是有选择的话,我想告诉林晚,祝飞和张世行都不适合她。可是这些东西都是不能改变的了,祝飞对她很好,张世行也曾经对她很好。可惜祝飞和她的爱情本来就是在不坚固的地基上,迟早有一天要塌掉。而张世行能给林晚的只是朋友间的关系,再多的他给不了。林晚知道,张世行一直忘不了前女友来着,那是个又瘦又白的女孩。如果林晚能不遇见这两个人就好了,但是我想,就算没遇上张世行和祝飞,林晚也会遇见什么王飞李飞王世行李世行,他们是林晚成长过程中必经的,也可以说,是被牺牲的。离开张世行后,林晚学会坚强,学会尊重他人,学会贴心。。。祝飞成了受益者;离开祝飞后,她学会了精神世界的重要性。再往后,林晚可能会遇上别的其他的人,希望她能幸福。

        祝飞喜欢看动漫,非常痴迷的那种。林晚对这些事情却不感冒,她宁愿把时间都花在看小说上。她为了祝飞也曾经试过看几部动漫,但是最后她还是放弃了。祝飞有点失望地说,我看你就是天生不喜欢二次元的东西。林晚说,哪有的事,只是我更喜欢小说和电视剧而已。
        虽然不愿意陪祝飞看动漫,但是林晚为了让祝飞开心还是努力去学了点日文,好上日亚上给祝飞买手办。很久之后,想起那个时候明明不懂日文不懂动漫却执意要给祝飞海淘手办的自己,林晚觉得自己是深深爱过祝飞的。可惜他们从一开始就有巨大的鸿沟,林晚跨不过去,但林晚能忽视,可祝飞不能。祝飞想要有精神上能懂自己的人,他觉得林晚不能理解他的精神世界。事实上,的确是的,林晚曾经以为对他好让他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就行,尊重他的选择就是维持两人关系的最好准则,可惜不是的。
        林晚不明白为什么祝飞会期望精神世界的理解,她问祝飞:你是希望我看你推荐的动漫吗?祝飞说,我想让你理解它们的精神世界。林晚懵了:为啥我要花时间理解这些东西,这东西就是用来解闷的,难不成我看完还要给你交个观后感吗?祝飞闷闷地不说话,拿着手机看B站去了。
          林晚觉得自己实在是委屈,她也从来没要求过祝飞去理解她看的耽美,凭什么祝飞要道德绑架让她去看动漫呢?祝飞有点不屑地说,你看的那些东西有精神内涵吗?林晚不服气,动漫有吗?祝飞有些生气,有的,它们是有价值的东西。林晚委屈地不说话,打定以后死也不看动漫的主意。

         那天晚上以及以后的许多个晚上,林晚一直梦见张世行。梦见坐在她前面的他,梦见坐在她旁边的他,梦见轻轻摸她头的他,梦见最后用冷漠逼走她的他。林晚一直哭,梦里也哭,醒了也哭。她知道自己已经不喜欢张世行了,让她难受的是那些回忆和带来的伤害。
        张世行让林晚走那天,林晚哭了一整天,张世行狠着心一直不去理她。林晚发短信张世行也不会再回了。林晚不敢回忆那个时候的自己。那时候每天醒来想起来张世行就开始难过,晚上想起来张世行就开始流泪。这种在地狱里的生活过了三个月,林晚甚至因为情绪压抑到身体健康每况愈下。老中医对她说,闺女啊,你这是咋了,啥事这么发愁,你再这样人可就垮了。林晚看着对面坐着的父母,扬起一个微笑:我高三啦,学习压力大。
         大家都知道林晚有多苦。可惜张世行不关心,因为林晚走后,张世行的同桌成了校花。张世行天天都在笑,高兴的。林晚看着这样的他,心想果然是个好美色的。然后又叹了口气,安慰自己说,喜欢美色有错吗?人之常情。林晚想恶俗地怨恨一下张世行追求的校花,可是实在是恨不起来。林晚默默地想,这怎么能怪校花呢,是我自己追不到张世行,况且校花人那么好。她把一切归根于自己的相貌。于是就有了后来拼命防晒美白的林晚。
       后来,林晚被挺多人被夸过可爱夸过好看,可惜,那个时候,张世行和祝飞都不在她身边了。

自己写的小故事

        南方盛夏的中午,热的人怀疑人生。如果不是为了赴和张珺宜的约,打死林晚她都不会出来。
         她撑着太阳伞,把自己整个人都缩在不大的伞下面,生怕晒到一点阳光。林晚心塞的想,:麻蛋,防晒霜等会就流汗就没了,晒黑了还不如直接自尽。这个时候她抬起了头,似乎是心有感应。她看见了张世行。
       林晚就喜欢过两个人,其中撕心裂肺喜欢过的就是张世行。可惜张世行作为一个颜值还可以的清秀小帅哥,是不喜欢林晚这样颜值普通没有情趣的书呆子的。林晚呆呆地看着张世行,第一反应是:握草,白的跟糍粑一样的张世行黑了!海南大法好!然后又心塞地想:这样的他也比自己白吧。。。作为女孩子,长得还不如他漂亮。林晚思绪苍乱地和张世行对视了许久。她愣愣地看着推着自行车的张世行,想起了高中时每天骑车上下学的他,想起了骑车回家取作业,让她应付老师和买早饭的他;就连他看她的眼神,都和高中时一样,一样的不耐烦和冷漠。林晚突然清醒过来,心虚地低下了头:张世行还是那么讨厌我,我们还是不要相看两相厌了。于是把伞压低,自以为掩饰地很好地逃掉了。
         晚上回到家,林晚给祝飞发微信,她说我今天和珺珺一起去看电影了,珺珺还是那么宠我。祝飞打趣道:你确定张珺宜不喜欢你?林晚在床上打了个滚,给他发了一堆吃药的表情包。林晚心想,和祝飞在一起还挺不错的,肯定比和张世行在一起好。林晚就喜欢过两个人,一个是张世行,另一个就是祝飞。林晚和祝飞在一起一直很幸福,尽管摩擦不断,但是两个人总是彼此包容。祝飞为了林晚也改掉了自己的暴脾气。大家都觉得他们可以走到最后。林晚也这么想。后来,一年后的林晚回想当初自己的想法,感叹这世界上的东西果真都是善变的,哪里能一直不变呢。